一个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的故事

活着就要为社会服务

观看影片

了解该故事

凭借对服务社会和开放源代码技术的热爱,一位退伍军人致力于打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世界。

Matt Landis 认为,退伍军人并不仅仅意味着“曾当过兵的人”。现在,Matt 正在开展相关工作,为患有自闭症的儿子以及其他人创造机会,让他们能够提高独立生活能力。他在用实际行动证明退伍军人永远不会停止为其他人服务。

39 岁的 Matt 明显不好意思地说到,“人们会过来感谢你为他们提供服务,还会称呼你为英雄之类的。”

和许多退伍军人一样,这位前阿帕契驾驶员并不认为自己是英雄。Matt 曾两次在伊拉克服役,回国后他不仅深受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一种创伤性脑损伤)的困扰,而且不能再参与执行更大的任务也使他感到彷徨无措。这让他失去了人生目标。

当他得知退伍军人志愿者团体 The Mission Continues 发起的一项星期六服务活动时,便迫不及待地加入其中。“我好想念我的战友。自从退役后,我几乎没有认识任何军人或退伍军人,这让我有种孤立感。”

Matt 希望这项活动能够帮助他摆脱孤立感,而且他发现这项活动确实可以满足他更深层次的需求,就是为社会服务。他几乎是在一夕之间顿悟了退伍军人到底意味着什么:退伍军人要为社会服务。这一认识让 Matt 找到了新的人生使命 - 一个从自家开始践行的使命。

Matt 目前在与 The Mission Continues 合作。The Mission Continues 是一个退伍军人团体,致力于开展相关服务项目来为当地社区提供帮助,例如与 Mu 教练 Mubarik Ismaeli 一起改善匹兹堡霍姆伍德社区的体育设施。

matt-landis-postwar-service

Matt 目前在与 The Mission Continues 合作。The Mission Continues 是一个退伍军人团体,致力于开展相关服务项目来为当地社区提供帮助,例如与 Mu 教练 Mubarik Ismaeli 一起改善匹兹堡霍姆伍德社区的体育设施。

认识 Mu 教练 Mubarik Ismaeli

通过与退伍军人志愿者一起工作,Matt 重新燃起了服务于社会的决心。不过,这需要家人、朋友和善于启发他人的导师将他的潜能激发出来。

Matt 说到,“我的三个孩子都身患残障。虽然只是身体的一小部分出现问题,但我可以看到那最终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巨大影响。”由于三个孩子都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这使得 Landis 一家人在这个注重能力的世界中因此而面临并遇到许多挑战。但因为 Tristan Landis(目前 15 岁)缺乏语言能力且生活很难自理,所以他们不得不适应。

Matt 的妻子 Tiff 说到,“当然,我们遇到了许多暂时性的小问题,也经历了很多起起落落。”但她相信,每一个挑战都会使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而且让孩子们见证家人的不懈努力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她说到,“我们以家人为重。”适应是 Landis 一家人的价值观,他们互相帮助、共同前进。

Matt 的妻子 Tiff 说到,“当然,我们遇到了许多暂时性的小问题,也经历了很多起起落落。”但她相信,每一个挑战都会使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而且让孩子们见证家人的不懈努力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她说到,“我们以家人为重。”适应是 Landis 一家人的价值观,他们互相帮助、共同前进。

当 Matt 和 Tristan 一起外出时,他们会手牵着手,避开嘈杂的地方和喧嚣的人群。Matt 能够从儿子的行为、摇摆的双臂,甚至是呼吸的频率和深浅,感受到他的不安程度。他会帮助 Tristan 应对各种情况,帮助他刷牙、穿衣服和吃饭。

但有一件事他却做不到,那就是他无法与 Tristan 交谈。

了解给 Matt 带来最大启发的人:他的家人、朋友和导师。

我每天都在想:我还能和我儿子说说话吗?这就是我成为工程师的原因。因为我不想坐等其他人来解决这个问题。

Matt Landis

将近 20 年前的 7 月 4 日,Matt 和 Tiff 相爱了。他们育有三个孩子,一起经历了两次服役,他们不仅仅是配偶 - 他们同心协力一起工作,目的不只是为了养家糊口,也是为了向匹兹堡的更大社区贡献自己的力量。

有时我觉得自己会飘走,就像气球一样飘向太空,幸好有她紧紧地抓住绳子,将我留在地面上。

Matt Landis

Matt 和 Tiff 在水中合影留念。
Matt 和他的好友 Jess Burkman 在人体工程研究实验室 (HERL) 测试 MeBot 轮椅。

Landis 一家人与 Jess Burkman 有着深厚的友谊,他们见证了 Jess 如何克服因身患残障而面临的种种挑战 - 受此激励,Matt 决定寻找更多方法来协助残障人士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

Jess 是一位机械工程师,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我喜欢她对待残障的态度:坚强面对,不需要别人怜悯。

Matt Landis

聆听
Matt 和他在 HERL 的导师兼领导 Rory Cooper 博士并肩同行。
HERL 的 Rory Cooper 博士。

Rory Cooper 博士是人体工程研究实验室的主管,Matt 在攻读工程学位时就是在该实验室实习,现在他在这里工作。Cooper 博士是 Matt 的导师,在各种可以帮助 Tristan 的研究领域向 Matt 提供建议。

他是康复工程界的爱因斯坦…斯蒂芬·霍金。

Matt Landis

Matt 不想坐等其他人来研发能够帮助残障人士提高独立生活能力的技术 - 他选择投身到研发行列之中。

位于匹兹堡的 人体工程研究实验室 (HERL) 是美国首屈一指的辅助技术研究实验室。Matt 几乎是本能地被这个由 Cooper 博士带领的团体所吸引并加入其中。该团体汇聚了众多工程师、实习生、学生和研究人员,并且许多人都是残障人士或退伍军人。HERL 成了 Matt 的新根据地,而该实验室的服务使命很特别:开发突破性辅助技术,让尽可能多的人受益。

看 Matt 及其团队开发硬件就是一个见证不断探索、精益求精的过程:他们要设想残障人士可能会遇到的各种障碍,然后设法消除。他们开发了很多非常实用的产品,比如可以越过路缘而不会使乘坐者跌落的轮椅,可以开门或按动照明开关并且必须可通过指尖控制的机械手,以及能够在各种情况下将使用者抬出轮椅的强力机械臂,该机械臂不仅可减少使用者对看护人员的依赖,而且能够提高他们的独立生活能力。

我们的目标并不是打造无障碍环境,而是使世界更具包容性。

Matt Landis

HERL 的每个开创性解决方案都旨在超越无障碍坡道的限制。工具必须具有多样且强大的功能,能够满足人们的日常生活需求,才能真正做到提高人的独立生活能力、维护人的尊严。这一理念定义了 HERL 所做的一切以及开展各项工作的方式。从使用 Android 开放源代码进行编程的软件程序员,到硬件工程师,再到原型测试人员,在 HERL 工作的每个人都肩负重任,致力于打造可造福所有人的技术。

Matt 认为,退伍军人并不仅仅意味着“曾当过兵的人”,退伍军人仍可以继续为社会做出很多贡献。

他说道,“当别人说‘谢谢您的服务’或之类的话时,我总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这对我来说一向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每次都要想好一会儿。”但自从搬到匹兹堡后,Matt 学会了当人们感谢他提供的服务时该如何回应,那就是邀请对方加入。

他会向对方说,“您也来吧,和我一起为社会服务。如果您想谈服务的事或要感谢我们,那就加入我们的行列吧!我们真的非常需要您。我们需要人们踊跃参与,愿意和我们一起努力打造我们心目中的理想社区,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当然,有许多人加入了。”

观看 Matt 的故事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