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的大厅是如何设计的(从绘图到落实)

每张照片背后都有一个故事,Google 在世界各地办事处的每个大厅也都有着各自的故事。这些重要的区域在视觉上十分引人注目,同时又体现出社区和谐精神,既起到了迎宾的作用,又彰显出 Google 无限的创造力。从构思到落实,一切都经过 Google 不动产与工作场所服务 (REWS) 团队的一个跨领域小组的精心策划,该小组的成员专注于将创造性构想表象与影响深远的实用主义内在实现完美的统一。

区域 REWS 团队负责监督建筑工人、建筑师和承包商,并且要掌握好进度和预算。无论是哪个办事处的大厅,都必须符合以下两项标准:设计必须抓住 Google“形象”的精髓并能反映当地的文化。如果有人走进大厅,无论是哪个办事处的大厅,“他们都应该能知道自己是在哪座城市并认出这是 Google 的办事处,”EMEA 不动产项目团队的 Jason 说。

就跟雪花一样,没有两间大厅是完全相同的。“如果只让一位建筑师设计我们世界各地的所有大厅,就会忽略当地特色和文化方面的细微差异,”Jason 解释道。为了收集关键信息,REWS 团队与当地的设计师、艺术家以及 Google 员工展开了密切协作。

对于访客来说,每个办事处的大厅会给他们留下对 Google 的第一印象。“我们的实际办公场所往往有点神秘,”设施经理 Frans 说,“但让客人们感到轻松自在也同样重要。”

在进入 Google 办事处大门后,REWS 团队的理念会如何体现出来?

在约翰内斯堡,团队在设计中融入了南非的多元文化,采用了各种英语、南非荷兰语和祖鲁语杂志来充当壁纸。天花板上悬挂着一个闪闪发光的“Howzit”(您好)标志,以当地人的方式来对宾客表示欢迎。(即使宾客不懂这个标志的意思,也能体会到这种问候的轻松随意之感。)

在悉尼的 LEED 金牌认证大厅内,有一面视听墙会不断展示各种图片,从大堡礁的水下 Google 街景到办事处的鸟瞰图,应有尽有。为了能让应聘者感到放松,他们设计了多间相邻的面试间和一处前台,并且前台接待员所处的位置要低一些,以便让应聘者更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在纽约市,应聘者的感受也是考虑的首要因素。在重新设计位于第九大道的大厅期间,团队发现焦虑的应聘者很少会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因此他们选用了更为正式的座椅。设计方面也颇为巧妙,他们设置了彩色的奶箱墙,以此纪念公司刚成立时的情景,因为创始人拉里·佩奇和塞吉·布林就曾在车库中用牛奶箱装他们的随身用品。当电梯门打开时,就能看到这有趣而又让人惊喜的布置。

伦敦贝尔格雷夫宅邸的大厅设计得很像一间豪华的英国绅士俱乐部,处处散发着智慧和奇思妙想的气息,并使用了大量壁纸、细条纹柱子、女王的精美画像以及可兼作灯具的圆顶礼帽。“当时设想的风格就是要与典型的工程师风格截然不同,”设施经理 Jane 说。正是这种创造性构想让 Google 一直走在现代工作场所设计的最前沿。

Google 的大厅是如何设计的(从绘图到落实)

每张照片背后都有一个故事,Google 在世界各地办事处的每个大厅也都有着各自的故事。这些重要的区域在视觉上十分引人注目,同时又体现出社区和谐精神,既起到了迎宾的作用,又彰显出 Google 无限的创造力。从构思到落实,一切都经过 Google 不动产与工作场所服务 (REWS) 团队的一个跨领域小组的精心策划,该小组的成员专注于将创造性构想表象与影响深远的实用主义内在实现完美的统一。

区域 REWS 团队负责监督建筑工人、建筑师和承包商,并且要掌握好进度和预算。无论是哪个办事处的大厅,都必须符合以下两项标准:设计必须抓住 Google“形象”的精髓并能反映当地的文化。如果有人走进大厅,无论是哪个办事处的大厅,“他们都应该能知道自己是在哪座城市并认出这是 Google 的办事处,”EMEA 不动产项目团队的 Jason 说。

就跟雪花一样,没有两间大厅是完全相同的。“如果只让一位建筑师设计我们世界各地的所有大厅,就会忽略当地特色和文化方面的细微差异,”Jason 解释道。为了收集关键信息,REWS 团队与当地的设计师、艺术家以及 Google 员工展开了密切协作。

对于访客来说,每个办事处的大厅会给他们留下对 Google 的第一印象。“我们的实际办公场所往往有点神秘,”设施经理 Frans 说,“但让客人们感到轻松自在也同样重要。”

在进入 Google 办事处大门后,REWS 团队的理念会如何体现出来?

在约翰内斯堡,团队在设计中融入了南非的多元文化,采用了各种英语、南非荷兰语和祖鲁语杂志来充当壁纸。天花板上悬挂着一个闪闪发光的“Howzit”(您好)标志,以当地人的方式来对宾客表示欢迎。(即使宾客不懂这个标志的意思,也能体会到这种问候的轻松随意之感。)

在悉尼的 LEED 金牌认证大厅内,有一面视听墙会不断展示各种图片,从大堡礁的水下 Google 街景到办事处的鸟瞰图,应有尽有。为了能让应聘者感到放松,他们设计了多间相邻的面试间和一处前台,并且前台接待员所处的位置要低一些,以便让应聘者更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在纽约市,应聘者的感受也是考虑的首要因素。在重新设计位于第九大道的大厅期间,团队发现焦虑的应聘者很少会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因此他们选用了更为正式的座椅。设计方面也颇为巧妙,他们设置了彩色的奶箱墙,以此纪念公司刚成立时的情景,因为创始人拉里·佩奇和塞吉·布林就曾在车库中用牛奶箱装他们的随身用品。当电梯门打开时,就能看到这有趣而又让人惊喜的布置。

伦敦贝尔格雷夫宅邸的大厅设计得很像一间豪华的英国绅士俱乐部,处处散发着智慧和奇思妙想的气息,并使用了大量壁纸、细条纹柱子、女王的精美画像以及可兼作灯具的圆顶礼帽。“当时设想的风格就是要与典型的工程师风格截然不同,”设施经理 Jane 说。正是这种创造性构想让 Google 一直走在现代工作场所设计的最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