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编写代码到编写测验试题:Google in Residence 项目会派遣工程师们到传统的黑人大学提供教学指导

Google in Residence (GIR) 项目的设立旨在为技术行业的进一步多元化提供支持。Google 与传统黑人大学 (HBCU) 计算机科学系展开合作,派遣经验丰富的软件工程师到大学校园,用 4-5 个月的时间教授一年级学生学习基础计算机科学课程,学习内容包括基础编码和调试、简单的数据结构以及如何处理大型代码库。此外,学生还可以在实践中体验技术行业的工作氛围以及在团队中寻求发展的情形。

Scott Joseph 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在 Google 工作已超过 4 年。他最初是负责代码编写工作,后来负责为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霍华德大学的 94 位一年级学生编写测验和测试试题。

Joseph 在每天的工作之余,还鼓励这些来自多种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申请 Google 实习生职位,并举办模拟面试培训以帮助他们做好面试准备。

帮助学生为走向成功做好准备,看着他们越来越优秀,Joseph 觉得这种经历非常有意义。他分享了自己在霍华德大学期间的一个成功案例,这是他最爱分享的一个案例:

在霍华德大学工作时,我特别欣赏一个学生,她经常在我办公时过来找我。尽管她的专业与软件并不相关,但她还是会来上我的课,尝试了解计算机科学,而且她具有强烈的求知欲和上进心。

当时我们的课程主题是递归。众所周知,第一次接触这个概念的人都会觉得它既晦涩又难懂。尽管递归与求解斐波纳契数列看上去有些类似,但我的一些学生对数学并不是很精通。为了掌握这个概念,她煞费苦心,连着好几天都是她研读课本,我用自己的话解释课本内容,我还尝试了其他 GIR 导师推荐的技巧。但我还是没教会她理解递归这个概念,这让我感到无比沮丧,因为一般来说,一个学生不理解,其他学生肯定也理解不了。

有一次,我,Joseph 教授(这是学生对我的称呼,我一直不太适应),决定完全按自己的直觉讲授递归概念:绘制一个与堆叠跟踪行为类似的流程图。我讲完后,她立即就理解了递归这个概念!我说:‘好的,这里还有一道题,你自己做一下试试’,十分钟后,她得出了正确答案!我们欣喜若狂,脸上堆满了笑容。

GIR 项目不仅对学生产生了影响,也让工程师出身的教授们对自己的工作有了新的认识,并将在校工作期间所获得的各种体会与感悟运用到了自己在 Google 的工作当中。

Joseph 每月都会跟参与 2015 年 GIR 项目的同事开会,讨论一些性别和种族平等之类的时事和话题,并且他开始越来越多地参加涉及多元化的全国性会议,例如旨在呼吁女性在计算机行业中的活力和信心的葛丽丝霍普大会 (Grace Hopper Conference)。

“您永远无法从真正意义上离开 GIR”,Joseph 说,“我曾多次与内部团队以及有望担任导师的候选人会面,以确保该项目不断蓬勃发展,并作为我们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为 Google 员工所知。”

Google In Residence 项目合作大学

  • 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的阿拉巴马农工大学
  • 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的迪拉德大学
  •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费斯克大学
  • 弗吉尼亚州汉普顿的汉普顿大学
  •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霍华德大学
  • 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莫尔豪斯学院
  • 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摩根州立大学
  • 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史贝尔曼学院
  •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田纳西州立大学
  • 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的路易斯安那泽维尔大学

详细了解我们的多元化计划。

从编写代码到编写测验试题:Google in Residence 项目会派遣工程师们到传统的黑人大学提供教学指导

Google in Residence (GIR) 项目的设立旨在为技术行业的进一步多元化提供支持。Google 与传统黑人大学 (HBCU) 计算机科学系展开合作,派遣经验丰富的软件工程师到大学校园,用 4-5 个月的时间教授一年级学生学习基础计算机科学课程,学习内容包括基础编码和调试、简单的数据结构以及如何处理大型代码库。此外,学生还可以在实践中体验技术行业的工作氛围以及在团队中寻求发展的情形。

Scott Joseph 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在 Google 工作已超过 4 年。他最初是负责代码编写工作,后来负责为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霍华德大学的 94 位一年级学生编写测验和测试试题。

Joseph 在每天的工作之余,还鼓励这些来自多种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申请 Google 实习生职位,并举办模拟面试培训以帮助他们做好面试准备。

帮助学生为走向成功做好准备,看着他们越来越优秀,Joseph 觉得这种经历非常有意义。他分享了自己在霍华德大学期间的一个成功案例,这是他最爱分享的一个案例:

在霍华德大学工作时,我特别欣赏一个学生,她经常在我办公时过来找我。尽管她的专业与软件并不相关,但她还是会来上我的课,尝试了解计算机科学,而且她具有强烈的求知欲和上进心。

当时我们的课程主题是递归。众所周知,第一次接触这个概念的人都会觉得它既晦涩又难懂。尽管递归与求解斐波纳契数列看上去有些类似,但我的一些学生对数学并不是很精通。为了掌握这个概念,她煞费苦心,连着好几天都是她研读课本,我用自己的话解释课本内容,我还尝试了其他 GIR 导师推荐的技巧。但我还是没教会她理解递归这个概念,这让我感到无比沮丧,因为一般来说,一个学生不理解,其他学生肯定也理解不了。

有一次,我,Joseph 教授(这是学生对我的称呼,我一直不太适应),决定完全按自己的直觉讲授递归概念:绘制一个与堆叠跟踪行为类似的流程图。我讲完后,她立即就理解了递归这个概念!我说:‘好的,这里还有一道题,你自己做一下试试’,十分钟后,她得出了正确答案!我们欣喜若狂,脸上堆满了笑容。

GIR 项目不仅对学生产生了影响,也让工程师出身的教授们对自己的工作有了新的认识,并将在校工作期间所获得的各种体会与感悟运用到了自己在 Google 的工作当中。

Joseph 每月都会跟参与 2015 年 GIR 项目的同事开会,讨论一些性别和种族平等之类的时事和话题,并且他开始越来越多地参加涉及多元化的全国性会议,例如旨在呼吁女性在计算机行业中的活力和信心的葛丽丝霍普大会 (Grace Hopper Conference)。

“您永远无法从真正意义上离开 GIR”,Joseph 说,“我曾多次与内部团队以及有望担任导师的候选人会面,以确保该项目不断蓬勃发展,并作为我们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为 Google 员工所知。”

Google In Residence 项目合作大学

  • 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的阿拉巴马农工大学
  • 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的迪拉德大学
  •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费斯克大学
  • 弗吉尼亚州汉普顿的汉普顿大学
  •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霍华德大学
  • 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莫尔豪斯学院
  • 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摩根州立大学
  • 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史贝尔曼学院
  •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田纳西州立大学
  • 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的路易斯安那泽维尔大学

详细了解我们的多元化计划。